当前位置 > 首页 > 网站建设学院 > > 数据通信

各标准组织QoS分类和DiffServ业务类别的映射

2/14/2005来源:数据通信人气:9884

  蔡蓓蓓 成际镇 谢文珂

  (南京邮电学院通信工程系 南京 210003)

  摘 要 建立合理的业务分类模型是解决下一代网络服务质量(QoS)的关键问题之一,本文分析了国际上各电信组织提出的QoS分类方法,并分别与DiffServ的区分业务进行了映射,建立一个具有通用性的业务分类模型。

  关键词 QoS PHB 分类

  1 绪论

  随着因特网的普及,网络和人们生活的关系愈加密切,多样化的业务(数据、语音、视频等)应运而生。不同业务对于通信条件的要求却各不相同。通常,数据业务具有离散性特征,对业务传递的可靠性要求非常高,误码率是最重要的指标,但可以容忍一定的时延;而语音和视频这类业务具有流量大、延续性、实时性和相关性等特点,时延会造成语音的变声、变调和视频的马赛克等现象,因此对传输时延和抖动要求非常严格。

  传统ip网络只能提供“尽力而为”服务,所有业务流公平的竞争网络资源,很难保证每类业务的通信要求,这也是引发研究IP QoS的本质原因。几乎所有国家在部署NGN实施要求时,都提出了要在下一代网络中解决端到端QoS问题,而如何定义合理可行的QoS业务分类则是必要的一步。

  本文基于已有的QoS业务分类展开分析研究,提出通用的分类模型。

  2 IP QoS业务分类

  一般而言,影响用户感知网络性能的关键参数有三个:时延(包括源请求建立业务的时间和建立后接受信息的时间)、抖动(由单个数据包到达时间的可变性引起,在传输层尤其明显,通过buffer可以消除或减少抖动)、信息丢失(除了传输中比特错误率或数据包丢失外,也包括多媒体编码降级引起的丢失)[1]。这三个参数也是划分QoS类别的主要区分值。

  目前国际上从事IP网络QoS标准研究的主要组织有:ITU-T(国际电信同盟)、IETF(工程任务组)、ETSI(欧洲标准化组织)等。这些组织都制定了一些解决方案,对业务分类也做了一定建议。

  2.1 各种分类的分析

  ITU-T 13组建议Y.1541,主要根据IPTD(传输时延)、IPDV(时延变化)、IPLR(丢包率)、IPER(错误率)[2]四个方面综合划分QoS类别。0类至5类优先级相应递减,第5类是BE业务,对性能无保证。其中0类和2类对时延要求很严格,并且0类对抖动还有限制;1类和3类的时延要求比较严格,1类对抖动有限制;4类对时延要求比较宽松,且没有定义抖动限制;除了第5类外都对丢包率和错误率有要求。

  ITU-T H.323 Annex N定义的业务类别分为两大类:GSC和CSC[3]。前者对时延和抖动敏感,后者则无要求。其中GSC又分为GSC1、

  2、3、4。GSC1和2适用于CBR类型的流量,区别在于1对错误率有要求,而2没有;GSC3和GSC4适用于VBR类型的流量,区别在于3对于错误率有要求,而4没有。CSC也分为CSC1、2、3、4。CSC1和CSC2适用于nrt-VBR类型的流量,区别在于1对错误率有要求,而2没有;CSC3和CSC4适用于ABR类型的流量,区别在于3对错误率有要求,而4没有。

  ETSI 3GPP主要针对移动网络,它将QoS类别分为conversational、streaming、interactive、background四大类[4],分类的主要依据是业务对时延的敏感度。Conversational类对时延非常敏感,依次递减,background对时延最不敏感。Conversational和streaming主要用于实时流量业务,区别只在于对时延的容许程度。Interactive和background主要用于传统的IP应用,两者都定义了一定的误码率要求,区别在于前者更多用于交互式场合,而后者主要用于后台业务。

  TIPHON基于VoIP,将QoS业务分为3大类,wideband、narrowband、BE[5],分类的依据是端到端时延。三类业务的时延限值依次递增,对应于用户感知的语音质量的满意度则是依次递减。其中narrowband又根据时延大小细分为三类:high、medium、acceptable,对应于narrowband中有等级区别的应用。

  3 DiffServ业务框架

  DiffServ由IETF提出,较之Interserv模型,大大简化了信令的工作,把重点放在聚合数据流和PHB(per hop behavior,单跳行为)上。DiffServ使用IPV4报头中的TOS字段,重命名为DS字段。该字段按预定规则加以定义,使下行节点通过识别DS字段,获取足够的信息来处理到达的数据包,并将他们正确转发给下一节点,把复杂的QoS保证通过DS字段转化为PHB[6]。当数据包进入边界节点时,首先根据五元组或其他标识手段进行分组到流的区分,并把分类结果传给计量器分析,计量器对流的特性进行测量(如速率, 突发长度等),将流统计信息传给标记器和整形丢包器,调整这两个模块的数据;分类后的数据包进入标记器,打上相应的DSCP值(也可能是IP优先级或路由器内部的QoS组),同时送入整形丢包模块中,整形可以平缓突发通信,对超过平均速率的分组进行排队或置入缓存,当业务流超出一定程度时则丢弃;当流量进入内部节点后,判断对分组采取何种PHB,同一行为聚合体的分组按相同的方法处理,通过队列调度(如FIFO,WFQ等),完成对不同PHB的区分。

  DiffServ网络定义了四类PHB:EF(Expedited Forwarding)PHB这种方式不用考虑其他流量是否分享其链路,适用于低时延、低丢失、低抖动、确保带宽的优先业务(如虚租用线路);AF(Assured Forwarding)PHB分为四类,每个AF类又分为三个丢弃优先级,可以对相应业务进行等级细分,QoS性能参数低于EF类型;CS(class selector)PHB是从IP TOS字段演变而来,共8类;BE PHB是CS中特殊一类,没有任何保证,AF类超限后可以降级为BE类,现有IP网络流量也都默认为此类。

  4 分类映射

  各组织定义的业务分类或QoS分类不尽相同,不统一的分类难以实现QoS控制的互通,本文对上面提及的典型分类进行了映射。

  3GPP中优先级设为1的interactive类别可以视作信令管理控制业务,对应于PHB CS7(111000)或CS6(110000),其他组织对此无定义;Y.1541的0类和1类对抖动要求严格,而3GPP的conversational和TIPHON的wideband对时延的要求非常高,H.323的GSC1和GSC2类似于ATM中CBR类型,这些分类对应于具有EF特征的优先类业务(如VoIP、合法侦听、IP上的电路仿真、视频会议等[7]);Y.1541的2类对抖动要求不高,但对时延要求严格,与3GPP的interactive和TIPHON的high类别相近,同时H.323的GSC3和4类似于ATM的rt-VBR类型,这些类别映射为PHB为AF4的多媒体业务(如交互式游戏[7]等)比较合适;Y.1541的4类对时延和时延抖动要求都不高,但对丢包率有一定控制,符合3GPP的streaming和TIPHON的acceptable指标要求,并且H.323的CSC1或2类业务类似于ATM的nrt-VBR类型,他们可以映射为PHB为AF3的流媒体业务(如音频流、视频流、计费视频、Webcast[7]等);表中第五行的响应/处理类业务主要是指具有人机交互式响应或事务处理性质的流量(如基于网络的定制服务、信用卡事务处理、金融信息传输、存储转发应用、计费记录转帐[7]等),这类业务往往有突发,速率有变化,可以容许时延和抖动的存在,但对丢包有限制,Y.1541的2和3类,3GPP的interactive和TIPHON的medium可以与之对应,而H.323的CSC3和4类似ATM的ABR类型,也符合条件;最后一个分类是没有QoS保证的业务,可以具有所有流的特征,相应的定义如下表1所示。

  5 总结

  DiffServ模型并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QoS保证,但却是目前比较切实可行的一种方法,尤其适用于大型网络的核心网,其突出的一点就是对业务区分的概念。本文对几个标准组织的业务分类分析研究,并与DiffServ PHB值相互比较映射,虽然不能完全的一一对应,但对业务和网络提供商都有一定借鉴意义,是实现端到端QoS控制必要的一步。

  参 考 文 献

  [1] ITU-T Recommendation G.1010, " Liaison on multimedia QoS/Performance activities," October 2001.

  [2] ITU-T Recommendation Y.1541, "Network Performance Objectives for IP-Based Services," May 2002. [

  3] ITU-T Recommendation ANNEX N of H.323, "End to End Quality of Service (QoS) and Service PRiority Control and Sig-nalling in H.323 systems".

  [4] 3GPP TS 23.107: "QoS Concept and Architecture".

  [5] ETSI TS 102 024-2: "Telecommunications and Internet Protocol Harmonization Over Networks (TIPHON) Release 4; End-to-end Quality of Service in TIPHON Systems; Part 2: Definition of Speech Quality of Service (QoS) Classes".

  [6] Srinivas Vegesna,“IP Quality Of Service”,人民邮电出版社,2001年8月

  [7] Nortel Networks, “Guidelines for Diffserv Service Classes,” ITU-T SG12, Q.13/12, 6/13. Geneva, 3-12 February 2004.

  蔡蓓蓓 ,南京邮电学院通信工程系02级硕士研究生,目前主要从事宽带通信网,MPLS技术,IP QoS的研究。

  成际镇,南京邮电学院通信工程系副教授。1988年硕士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通信与信息系统。目前主要从事宽带通信网,IP/ATM集成技术和MPLS技术,CTI技术,网管等技术的科研与教学工作。

  谢文珂 ,山东人。南京邮电学院通信工程系02级硕士研究生,目前主要从事宽带通信网,MPLS技术,IP QoS的研究。


----《中国数据通信》